陳文敏代表劉小麗完成陳詞。

律政司司長及行政長官就四名民主派議員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鬆炎的宣誓提司法覆核案,今於高等法院續審。

  代表劉小麗的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開始陳詞。他指,律政司一方指因宣誓褫奪議員資格不涉選舉及選舉權的看法過於狹隘,選民選出一名議員是期望他完成四年任期,故選舉權包括就任的權利,若選民選出的議員可輕易被褫奪議席,選舉便沒有意義。

  陳又指,是否拒絕宣誓應視乎宣誓人作出的行為是否脫離正常合理的行為,但「正常合理的行為」是虛無的概念,怎樣為之正常行為視乎一個機構的傳統、歷史、文化、價值觀等,而立會是一個政治機關,單單是秘書長、主席、及律政司代表律師陳詞已為宣誓有效的要求畫下3條不同的界線。本案並非單純的法律案件甲狀腺手術,而是法律與政治混合。他又指宣誓要求在歷年不同年代都會隨時間改變。

  陳亦指出,即使是在宣誓時傳遞其他信息,亦不一定會破壞莊嚴,有很多不破壞莊嚴性的方法去表態,例如打粉紅色的領呔表達對同誌的支持。

  政府司法覆核4議員的宣誓案下午續審,代表劉小麗的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續陳詞指,2004年夏正民法官的判詞對於是否可在宣誓時加插字句有很清晰的指引,但在宣誓的舉止上卻沒甚提及,議員在這方麵沒有指示,即使是立法會秘書處發給議員的提醒,亦隻是指出要讀出全部誓詞,令議員認為可以沿用過往舊人的宣誓方式,隻要完全讀出誓詞便可。陳指,若一行為可引致嚴重後果,至少議員們也應該被告知什麼可以和不可以做。

  陳又指,劉小麗在宣誓前做了很多準備,而她甫被告知自己的宣誓不合格後太子鐘錶,便立即重新宣誓,顯示她是願意和有能力宣誓,隻是在缺乏指引底下不怎樣才算「莊嚴」,導致宣誓失敗,而非拒絕宣誓。

  陳解釋,劉於facebook所寫的文章是在社交媒體發放,而非一份誓詞,自然會有適合用於該環境的表達手法,是寫給公眾看,而非從法律角度去理解。而她指誓詞字句斷開,聽者可「自行臆測」意思,是從語言學的角度解釋,而監誓人明白她誓詞的意思,便決定該宣誓是有效的。

  [17:12, 2017年3月2日] 黃詠雯(法): 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完成陳詞後,代表羅冠聰的戴啟思資深大律師開始陳詞。他指,政治演說是常見的,他認為羅加插的字句沒有汙染整個宣誓。

  又指當日有議員亦有在宣誓前後叫口號,例如黃碧雲、陳誌全、鄭鬆泰等,但他們卻沒有被挑戰,質疑羅與他們的做法有何明顯分別。若律師司一方不得解釋,則今次案件可能是政府濫用法庭程序,達到政治目的。

  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完成陳詞後,代表羅冠聰的戴啟思資深大律師開始陳詞。他指,政治演說是常見的高麗蔘,他認為羅加插的字句沒有汙染整個宣誓。

  又指當日有議員亦有在宣誓前後叫口號,例如黃碧雲、陳誌全、鄭鬆泰等,但他們卻沒有被挑戰,質疑羅與他們的做法有何明顯分別。若律師司一方不能解釋,則今次案件可能是政府濫用法庭程序,達到政治目的。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hongkong/2017-3-2/news_content_14225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