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那壹場美好遇見,會是壹生不變地牽絆。回眸剎那,壹切過眼雲煙,我還傻傻地守在相遇的地點,妳卻早已經走遠。很多人,都是來去匆匆Pretty Renew 退錢。註定只是彼此目光裏得壹朵曇花,再美也只是壹現

。即使很努力地做著挽留,最終還是徒勞無益,真正的情,無須挽留,妳都在對方的心裏,是開在心頭不敗得花朵。

也許兩個生命地靠近,只是為了相悖漸遠。躲不過光陰似箭,尋覓不回曾經斑斕地遇見。

壹朵花交給了春天,以為壹段情,只要堅守,就會開成夏花燦爛,直到永恒。我們居然忘了花兒,有盛開化妝學校,就會有雕落。無論曾經為壹段美好,多麽努力地綻放過,最後終還是將片片得惆悵,雕零在

蕭索的秋風裏,遠遠地看著寂寞的秋風橫掃落葉,壹遍又壹遍,也填滿了這別離得傷感。人生何處不春風?那麽,人生是不是有多少個春,就會有多少個秋呢?

只是在這蒼茫塵世間,壹切得美麗,都是有定數的。太多的情感,如同妖嬈得花朵,能挨過春夏得絢麗,卻挨不過秋冬的壹份寒涼。無須過分挽留,葉子離開,不是樹不挽留,花兒地雕謝,是因為輪

回的宿命。石頭不會爛,海水不會枯。不用時光來做回答,。

無論今生妳要離去多遠?我都不渴望來世再與妳相逢。不是因為不愛妳,也不是因為不念妳,只因不想再看著妳同樣的方式離開。害怕再次看到妳遠離的背影,我怕自己憂傷的淚滴,掛滿淒涼的臉龐

。也許,每壹次地遇見,就是為了下壹個路口地別離;也許離開,是因為在下壹個路口,有壹個更美地相逢在等待,等妳去珍惜,去擁有。

雖然不是壹個無情的人,但更不願意守著壹個遙遙無期地期盼探索四十學習研修,把自己冰封成荒蕪城池裏的壹個孤影。我始終堅信每壹個遇見,都是美好的,每壹個離開,也是命中註定的。有些人,強烈挽留又如何

?妳的堅持,當無法換回他的決絕,不如放手,給各自自由,無須埋怨,無須刻意去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