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葉落,滿是回憶的感傷沽空金額,薄衫擋住秋涼的寒意,幽幽的冷風,微笑裏回憶昨日的模樣。深情的文字追思,在原來的固執貼寫殘缺,不停行走的日子在指尖貫徹傷感,真摯的情感攜寫那般寂寞,只是今昔,已讓流年拾荒月留星稀,劃過的星點,是我許過的最美風月-----涼到苦楚,涼到骨子, 涼到我的心也跟著遠去,把深藏的心事藏好,壹紙點綴,輕輕的,輾轉在年華裏,把歲月走過,無風無雨,靈魂也安逸的灑脫單,也或許在不久後,將壹切慢慢模糊,所有,只要是屬於我的,都在這裏,都在南方,在我所寫過的文字裏真實。

人生只似風前絮,情與景,在或不在,都在我的生命裏停留過,在南方,在我的文字裏傷感過。壹個真實的南方,傷感鋪在年華邊緣,於花前月下,抱著往昔,依然珍藏那份僅有的溫馨,和那份曾有的情。南方,這是屬於我的地方,屬於我的南方,屬於我壹個人的寂寞。在眼底灩漣著公司名註冊 ,在俗世的煙火中寫詩種菊,做平淡的人,只想讓日子簡簡單單,人生是壹場美麗的修行,讓生命成歌,亦要如花。
最後就是如何將儒學付諸實踐應用於大學生創業之中了。陳先生以壹句“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告知我們如何創業,在舉賢才時他又用論語中“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舍其誰”講解。在管理中,他講“以過觀人,修己安人”,要求自省、正心、慎獨、寬人,真正做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時光如白駒過隙,總是匆匆而過,可同學們依然沈醉在儒學的夢裏不願蘇醒,更不願與這美好的壹課擦肩而過,但是生命中總會充滿著遺憾。越想抓住,越易失之交臂。再回首,只嘆道:試問那人歸何處,只恨那年太匆匆。但是歲月長河永無止境,只要有顆仁愛之心,生命中也不乏五彩斑斕,心之所往即道之所向壹個專業,只是不敢去追求便要舍棄嗎?渴望安靜,就要不去奢求熱鬧嗎?

我沒有考上理想的大學,只考上了壹個三流的大學,我便以為我失去了在家裏的話語權,不敢在父母的面前提起自己喜愛的專業。只是這樣,我便要舍棄我的所愛嗎?不,學海無涯,我學金融卻並不意味著我要從事金融。我只是被未來迷惑了雙眼,被嚇得不敢前行,去尋找自己前進的方向。

孤獨和寂寞,最近的壹些著名學者好像都喜歡討論這個問題,認為孤獨和寂寞有著不同的含義。我孤獨,是因為我喜歡壹個人呆著,我寂寞,是因為沒有人能夠聽懂我的高山流水。我渴望熱鬧,那樣會顯得我不那麽的離群,我渴望安靜,因為我不喜歡被人註視正面的生活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