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以後Pretty renew 傳銷,小菲沒有再笑過。今天清晨,小菲散步在楊柳樹下,想到曾經和橙壹起走過這條道路,壹起倚在欄桿上開開心心地聊天。可是這次只有她獨自壹人,想起這些,小菲傷心地哭了,眼淚壹滴

壹滴掉落河中,壹串連著壹串,接著,老天像感應到了小菲的悲傷,也哭了起來。

小菲急忙逃進了橋洞願景村 退款,雨越下越大,冰冷的雨水打在小菲的臉上。這般寒徹透骨,就如橙死去的那場雨,冷得讓她透不過氣來。橙,妳回來好不好?

“小菲。”壹個人影站在小菲的面前。

橙!

原來是本月。

只見本月把傘收了,蹲在小菲身邊。

“妳又哭了。”本月扯出紙巾為小菲擦去眼淚。

小菲依舊沈浸在悲傷中,“小菲,以後別哭了。”本月溫柔地說道。從口袋裏拿出壹封信,塞進小菲的懷中,便冒雨跑了出去,把傘留給了小菲。

小菲沒有心情看那封信,把它塞入了口袋。

本月再次來到橋洞,發現小菲已經不見了,傘還留著。

他拾起了傘,去找小菲。

在公路上,他看到了小菲。壹輛車瘋狂地駛向小菲,車上的司機是橙的爸爸。失去橙,使他發了瘋。如果不是小菲,橙就不會死;如果沒有她,我的女兒也就不會離開我!

本月勇敢地擋在了小菲的前面,車撞上了本月。

本月倒在小菲的懷中,右手撫著小菲的臉頰,說了最後壹句話,“我好喜歡妳。”

小菲從口袋裏掏出那封來不及看的信,哭了。

雨突然從天而降,好討厭這種冰冷的感覺。

小菲拿著那封濕了的信,走了。

第二天早上,小菲出現在公路上。伸出雙手,她看到了她的父母,橙,還有本月,他們向著小菲微笑,展開懷抱。

就算天空不曾藍過,但是有他們陪在自己的身邊,永遠nuskin 香港,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