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吟壹盞苦茶甘之如飴

Le 12 octobre 2016, 04:34 dans Humeurs 0

無數雙期盼的眼睛,還有那無數顆焦灼等待的心,終是感動了上蒼,迎來雨兒的垂憐。今夜這場雨,因為老天的眷顧,終於與深秋有了壹個最美的邂逅,或許每壹顆雨珠的落下,都包涵著濃濃的深情和眷戀,也都是壹種潤澤和喜悅,那是來自無數日夜的祈禱和守望。雨的蒞臨,給幹燥的秋,帶來不盡的清爽和愜意。這場遲來的秋雨,不由讓連綿的心事跟著雨兒翩躚起舞。

我想,秋,若沒有雨的柔情,沒有風的舞姿,這秋斷然就少了幾分姿色,少了幾點味道,也難以入心入情。不曾去過北國,無法飽嘗那北國的秋光十色。郁達夫在他《故都的秋》裏,開頭有這樣壹句話:“無論在什麽地方的秋天,總是好的,可是啊,北國的秋,卻特別的來得清,來得靜,來的悲涼。”

而我們這裏我壹直弄不清楚,是屬於哪方?即沒有北國的蕭條和悲涼,更沒有南方那樣多雨少風,樹木深秋,才稀疏漸落,這裏草木的雕零似乎綜合了北國和南方特有風情,故而多了幾分詩情和意境。以前的時候,寫文,總是無限的悲秋之感,寫多了,看多了也就心生厭惡,不喜歡那“相望始登高,心隨雁飛滅。愁因薄暮起,興是清秋發”的感覺。

現在也慢慢的,不大去讀那些悲秋傷春的文字,隨著年齡的增長,愈加追逐陽光和快樂的東西了,總覺得這類的文字,會擠走自己那份快樂心情。假如偶爾看壹點憂傷的東西,可以當作是生活的壹樣兒佐料,但是不管哪壹種佐料放多了,就失去了它應該擁有的真實味道。偶爾的陰雨天,是壹種小小的歡喜和浪漫,要是真的天天給妳下雨,這心情指不定什麽時候,就會決堤了。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瞧,這詩句多麽的歡快,多麽的陽光,生命有風雨,也有陽光。陰雨的天氣,我們換壹種心情,泡壹杯茶,臨窗而坐,盡情聆聽歲月風雨,心無塵埃,放空心靈,讓勞碌的時光,暫時休息。繾倦在煙雨如霧裏,輕嗅滿室的茶香,裊裊依依,吟壹盞苦茶,甘之如飴。

愛情終究是涼

Le 3 octobre 2016, 06:14 dans Humeurs 0

 

秋風葉落,滿是回憶的感傷沽空金額,薄衫擋住秋涼的寒意,幽幽的冷風,微笑裏回憶昨日的模樣。深情的文字追思,在原來的固執貼寫殘缺,不停行走的日子在指尖貫徹傷感,真摯的情感攜寫那般寂寞,只是今昔,已讓流年拾荒月留星稀,劃過的星點,是我許過的最美風月-----涼到苦楚,涼到骨子, 涼到我的心也跟著遠去,把深藏的心事藏好,壹紙點綴,輕輕的,輾轉在年華裏,把歲月走過,無風無雨,靈魂也安逸的灑脫單,也或許在不久後,將壹切慢慢模糊,所有,只要是屬於我的,都在這裏,都在南方,在我所寫過的文字裏真實。

人生只似風前絮,情與景,在或不在,都在我的生命裏停留過,在南方,在我的文字裏傷感過。壹個真實的南方,傷感鋪在年華邊緣,於花前月下,抱著往昔,依然珍藏那份僅有的溫馨,和那份曾有的情。南方,這是屬於我的地方,屬於我的南方,屬於我壹個人的寂寞。在眼底灩漣著公司名註冊 ,在俗世的煙火中寫詩種菊,做平淡的人,只想讓日子簡簡單單,人生是壹場美麗的修行,讓生命成歌,亦要如花。
最後就是如何將儒學付諸實踐應用於大學生創業之中了。陳先生以壹句“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告知我們如何創業,在舉賢才時他又用論語中“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舍其誰”講解。在管理中,他講“以過觀人,修己安人”,要求自省、正心、慎獨、寬人,真正做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時光如白駒過隙,總是匆匆而過,可同學們依然沈醉在儒學的夢裏不願蘇醒,更不願與這美好的壹課擦肩而過,但是生命中總會充滿著遺憾。越想抓住,越易失之交臂。再回首,只嘆道:試問那人歸何處,只恨那年太匆匆。但是歲月長河永無止境,只要有顆仁愛之心,生命中也不乏五彩斑斕,心之所往即道之所向壹個專業,只是不敢去追求便要舍棄嗎?渴望安靜,就要不去奢求熱鬧嗎?

我沒有考上理想的大學,只考上了壹個三流的大學,我便以為我失去了在家裏的話語權,不敢在父母的面前提起自己喜愛的專業。只是這樣,我便要舍棄我的所愛嗎?不,學海無涯,我學金融卻並不意味著我要從事金融。我只是被未來迷惑了雙眼,被嚇得不敢前行,去尋找自己前進的方向。

孤獨和寂寞,最近的壹些著名學者好像都喜歡討論這個問題,認為孤獨和寂寞有著不同的含義。我孤獨,是因為我喜歡壹個人呆著,我寂寞,是因為沒有人能夠聽懂我的高山流水。我渴望熱鬧,那樣會顯得我不那麽的離群,我渴望安靜,因為我不喜歡被人註視正面的生活態度


歲月輪轉裏逐漸發酵

Le 23 septembre 2016, 06:17 dans Humeurs 0

 

從那以後Pretty renew 傳銷,小菲沒有再笑過。今天清晨,小菲散步在楊柳樹下,想到曾經和橙壹起走過這條道路,壹起倚在欄桿上開開心心地聊天。可是這次只有她獨自壹人,想起這些,小菲傷心地哭了,眼淚壹滴

壹滴掉落河中,壹串連著壹串,接著,老天像感應到了小菲的悲傷,也哭了起來。

小菲急忙逃進了橋洞願景村 退款,雨越下越大,冰冷的雨水打在小菲的臉上。這般寒徹透骨,就如橙死去的那場雨,冷得讓她透不過氣來。橙,妳回來好不好?

“小菲。”壹個人影站在小菲的面前。

橙!

原來是本月。

只見本月把傘收了,蹲在小菲身邊。

“妳又哭了。”本月扯出紙巾為小菲擦去眼淚。

小菲依舊沈浸在悲傷中,“小菲,以後別哭了。”本月溫柔地說道。從口袋裏拿出壹封信,塞進小菲的懷中,便冒雨跑了出去,把傘留給了小菲。

小菲沒有心情看那封信,把它塞入了口袋。

本月再次來到橋洞,發現小菲已經不見了,傘還留著。

他拾起了傘,去找小菲。

在公路上,他看到了小菲。壹輛車瘋狂地駛向小菲,車上的司機是橙的爸爸。失去橙,使他發了瘋。如果不是小菲,橙就不會死;如果沒有她,我的女兒也就不會離開我!

本月勇敢地擋在了小菲的前面,車撞上了本月。

本月倒在小菲的懷中,右手撫著小菲的臉頰,說了最後壹句話,“我好喜歡妳。”

小菲從口袋裏掏出那封來不及看的信,哭了。

雨突然從天而降,好討厭這種冰冷的感覺。

小菲拿著那封濕了的信,走了。

第二天早上,小菲出現在公路上。伸出雙手,她看到了她的父母,橙,還有本月,他們向著小菲微笑,展開懷抱。

就算天空不曾藍過,但是有他們陪在自己的身邊,永遠nuskin 香港,永遠……

Voir la suite ≫